是东南不是西北

孔雀东南飞,西北有高楼。

加了砂糖的苦咖啡变成了糖水儿【獒龙小段子,有虐可是最后转甜】

其实一开始在纠结着要不要把原来的介绍再发一遍的,怕小天使们没看到,可是再说一遍又有点儿啰嗦,干脆放了个链接♡http://201455706.lofter.com/post/1e2171a1_c16468c
——————————泥石流的防洪堤————————————
【一】(龙队退役之后做了教练的私设……大概是私设?反正现在还没写到呢)

    张继科回国后就打算退役了,不当教练也不进演艺圈。
    作为他这么多年的好哥们儿,这事儿还是马龙晚上吃泡面加蛋的时候从二蟒嘴里听来的,如果不是因为正好坐在二蟒旁边聊天,他估计回国落地儿了都不知道。
    听说继科儿回国要退役的时候,马龙筷子上那个咬了一口的蛋都没夹住掉回了碗里,几个汤水点子溅在许昕衣服上,害得二蟒抱怨着跑去盥洗室洗衣服,不过马龙可是一个字儿都没着耳朵听,道歉什么的就更别说了。
    继科儿退役这事儿自己是没啥异议的,他腰的事儿自己比他肚子里的蛔虫都清楚,打累了就歇了这也是自己老劝他的,他气的是张继科竟然没有亲自告诉自己。生气?马龙看着碗里飘着油星儿的汤想了想,对着张继科自己是想气也气不起来吧,那这感觉是啥呢,悲伤,难受,还是对于即将分离的事实的无能为力……
    马龙自己琢磨了半天,也没想明白。
明儿早上还要赶着回国的飞机,吃完饭大家也就都洗洗睡了,聚一聚的事儿回国再说,在这奥运村里也弄不出啥好的来,老是泡面加蛋刘指也有点儿过意不去,这帮小子拼死拼活打球哪能一包泡面就打发了?
    反正啥事儿都是回国后了,马龙也回了那个美其名曰卧室的单间儿,三堵墙加上两个床,还有一个趴着玩儿手机的藏獒。
    张继科还是趴在自己那张有点儿憋屈的床上,睁着那双啥时候看都像没睡醒一样的眼睛,手指在手机屏幕上划拉着,外放的音量一听就知道是在玩儿手游。
    马龙在门口犹豫了几秒钟,然后抬起脚,没有过去和张继科打招呼,而是直接走过去,坐在旁边自己那张床上,因为张继科是歪着躺的,侧过去正好注意不到马龙,所以他依旧专心致志地玩儿着游戏。
    马龙坐在床上,直直地盯着张继科的后背,胳膊肘撑在膝盖上,一双手遮住了眼睛以下的脸顺便撑着下巴,眼神里有些伤感。
    这日子过得还真快,一晃眼的功夫这么多年就过去了,从入队到大满贯再到退役,感觉就像只过了几天似的,可是值得回忆的事儿又多到数不完,矛盾着正常的时间轴。
    这奥运会就算是退役的倒计时,马龙很清楚地知道自己和继科儿都已经过了运动员光辉的年龄了,退役都是不出几年的事儿,可这分别,在面前摆着,看着就那么难过。
    “继科儿啊……”马龙还是保持着刚才的动作,声音从指缝儿里钻出来,听着有些闷,“你腰怎么样了。”其实这腰的问题,问不问就算是走个形式,拽过来当个话引子罢了。
    “有点儿疼吧,没事儿。”趴在床上的藏獒眼睛还是死盯着屏幕,这打游戏打到关键的地方谁都不想分心,尤其是快赢了的时候。
    “这不是听说,晓霞刚因为伤病退了……”说着整个国乒队都知道的事儿,平复着自己越来越悲伤的情绪。
    声线的颤抖可千万别叫对方听出来啊。
    “嗯,我知道。”继科儿盯着马上就要赢的游戏哼唧着回答。
    “那个……你……”声音到一半儿突然消失了,刚要出口的话都咽回了肚子里,这声儿抖得可太明显了,可别把话跟哭了似的抖落出去。马龙的眼眶有些泛红,在这张本来就白的脸上显得可明显了。
    眼睛湿润了,小水珠在眼眶里打转着。
    “继科儿……”
    “嗯?”
    “没事儿,早点儿睡吧,明儿早起赶飞机,我可不管喊你起床啊……”马龙有些慌张地躺下身,给刚回过头看他还有点儿懵的小藏獒留了一个背影儿,一只手搭在腰线上,看着就和睡着了似的。
    张继科没看见,马龙的另一只手正捂在脸上,努力阻止着决堤而出的泪水。
    马龙听见继科儿关灯的声音了,咔哒一声之后,一切都陷入了黑暗和静谧。
    继科儿就躺着自己旁边吗,可自己怎么好像看不见了呢……
    就像少了点儿啥,空落落的。
    第二天早晨的太阳按时按点儿地从里约的地平线上爬起来了,大概是刚从中国赶过来的吧。
    不过看着太阳升起来已经是国乒队上飞机之后干的事儿了。
    飞机起飞的时间挺早的,就是早上三点多就得起床然后匆忙洗脸刷牙叼着早点往机场跑的那种早。
    所以约定好起床的那个时间天理所当然的黑。
    于是大清早儿的,国乒队每个黑咕隆咚的小房间里都不约而同的响起了各式各样的闹铃声,然后就是开灯、伸懒腰和叽里咕噜起床的声音,好像还有一个从床上掉下来的——不管自愿的不自愿的,大部分人都醒了。
    最早起来的是睡了一宿后头型有些搞笑的马龙,作为一个爱发型的人,他下了床就带着洗漱用品和发胶钻进了盥洗室里,然后接下来的一定就是还没怎么睡醒的二蟒哼唧着催人快点儿出来。
    马龙嘴里咕嘟着漱口水,抹了发胶整理发型,并不打算理会门外面哼哼唧唧的人。
    不过他还是很给面子的用最快的时间走出盥洗室,然后看着二蟒刺溜一下钻进去,就像闰土钢叉下偷瓜的猹似的。
    自己这个比喻还挺形象的,拿着毛巾擦脸的马龙这么想着。
    其实马龙闹钟的声儿挺大的,一个屋里俩人都听清楚完全不是问题,关键是如果碰上听完了还能接着睡的那种人,闹表估计就要蹲在墙角哭了。
    所以马龙回屋的时候好像看见自己的闹表蹲在墙角画圈圈,哀怨的小眼神儿直直射向和被子一起裹成肉龙的张继科——为啥是肉龙不是花卷儿呢,大概是因为马龙觉得张继科能算是块儿肉吧。
    叫醒大型犬科动物是一种高危行动,尤其是那种没睡醒的獒,所以这活儿二蟒只干过一回,打那之后他就开始宣扬“打死也不叫张继科起床”的邪教思想。
    效果其实不错,除了刘指和马龙之外的人基本都入教了,可喜可贺。
——————————————TBC——————————————

评论(2)

热度(20)